Publié le

从“彩礼贷”到“生育消费贷”,变种贷款如何监管?

人民网北京6月10日电 (记者罗知之)近日,网传中国银行江西分行推出一款“生育消费贷”产品,引发热议。随后,中国银行江西分行回应称,就目前评估看,现有消费贷款产品能够覆盖相应需求,暂无此类产品推出计划。此前,也有银行推出过“彩礼贷”、“墓地贷”等个人消费贷款产品。这些贷款产品到底是什么?为何层出不穷?金融产品创新的红线是什么?

“噱头”消费贷款层出不穷

6月4日,网传中国银行江西分行推出“生育消费贷”。宣传海报显示,该贷款适用对象是已婚,20-50岁完全民事行为能力自然人,怀孕满6个月至幼儿两周岁的用户。一胎最高可贷10万元,二胎最高20万元,三胎最高30万元,贷款期限最长3年。利率方面,1年期是4.85%,1至3年期是5.4%。

6月4日晚间,中国银行江西分行回应称“生育消费贷”有关信息是内部评估信息。该行新产品推出有严格的审批流程,目前尚处在方案评议阶段。就目前评估看,现有消费贷款产品能够覆盖相应需求,暂无此类产品推出计划。

早在3月份,网上流传了一张江西九江银行推出“彩礼贷”的宣传海报,引起关注。对此,九江银行表示,对“彩礼贷”直接责任人给予停职处理,并对暴露出来的合规意识和内控管理方面存在的问题进行持续严查整改,规范金融营销行为。

除了“彩礼贷”,有媒体报道,云南昆明晋龙如意园与云南西山北银村镇银行也在3月联合推出了“墓地按揭贷”。首付两成,最高能贷款20万元。事情发酵后,云南昆明晋龙如意园回应称,“墓地按揭贷”并未实际推出,未与银行签合作协议,将放弃该合作项目。

金融机构为何纷纷布局个人消费贷款?

“日息万分之3.5”“1千元用1天只需0.35元”……各大APP、金融机构的个人消费贷款通常以看似诱人的低利息招揽客户,折算成年利率实则往往超过10%。

这一利率水平往往超过了银行的住房贷款业务和经营贷款业务利率水平。“对于金融机构来说个人消费贷款有更高的贷款利率,意味着银行能有更多收入,因此个人消费贷款成为金融机构的必争之地。”业内人士指出。

而更需要警醒的是,本应严格用于消费领域的个人消费贷款,通过违规渠道流入房地产领域的现象近年来时有发生,这不仅扰乱了金融市场的秩序,更为房地产领域积聚了风险。

3月26日,为防止经营用途贷款违规流入房地产领域,银保监会办公厅、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办公厅、人民银行办公厅联合印发了《关于防止经营用途贷款违规流入房地产领域的通知》。

从监管部门发文严查个人经营贷违规流入房地产领域可以看出,个人住房贷款和个人经营贷款业务的监管趋严,其增长空间也将被逐渐压缩。

“一系列特色消费信贷产品,较好地满足了特定用户的需求,也拓宽金融机构服务边界,但也要加强信贷资金用途和流向的监控,确保贷款不被挪用,防范资金违规流入楼市、股市。”招联金融首席研究员董希淼在接受人民网采访时表示。

此外,董希淼认为,金融机构在营销宣传方面,要注意合规、适度,利率等关键信息披露要全面、准确,不得夸大其词,不得过度包装。

监管层“加码”居民消费贷款

“这类贷款本质是居民消费贷款,通过制造噱头的方式来宣传获客,这反映出部分中小银行自身服务能力的不足,以及金融发展面临的一些困境。”4月1日,人民银行金融市场司司长邹澜在国新办发布会上回答关于“彩礼贷”“墓地贷”等变种贷款问题时表示。

邹澜认为,“彩礼贷”“墓地贷”是个别银行打着金融创新的旗号,挑战社会痛点,引导居民过度负债,触及社会公序良俗的底线,脱离了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本职。

央行发布的《2021年第一季度中国货币政策执行报告》显示,我国一季度居民杠杆率为62.1%。虽然这是2012年以来首次季度性下降,但这一水平仍然需要警醒。

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研究员刘磊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指出,当前我国居民债务水平超过60%,一方面是居民债务过快增长带来了宏观金融体系的风险,既拖累经济增长速度,也会造成金融不稳定性。另一方面,我国居民部门长期是净积累部门,居民储蓄率长期保持在35%以上,而欧美等主要发达国家的居民储蓄率普遍低于20%。由于长期的高储蓄率,居民部门也积累了大量资产,包括房地产和金融资产。对于居民部门来说,大量持有现金和存款是对抗金融风险,增强金融稳定性的重要基础。

让金融回归服务实体经济的本职,邹澜建议:第一,要继续督促银行业金融机构调整优化信贷结构,把资金更多的投向中小微企业等实体经济,坚持服务实体经济的本分。

第二,人民银行会配合银保监等部门对中小银行的产品创新和业务准入实施有效的监管和指导。支持银行在风险可控、审慎合规的前提下结合实体经济的实际需要来创新针对性的产品服务,对于有悖公序良俗,与国家大政方针背道而驰的做法,及时予以纠正。

第三,多措并举切实提升中小银行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让中小银行做到能贷、愿贷、会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