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blié le

加“数”前行 我国工业经济呈现“三稳”态势

“上半年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15.9%,两年平均增长7%。前5个月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实现利润同比大幅增长83.4%,两年平均增长21.7%,处于历史较高水平。”

近日,在国新办举行的上半年工业和信息化发展情况发布会上,工信部党组成员、总工程师、新闻发言人田玉龙表示,上半年我国工业经济运行延续稳定恢复态势,供需两端稳步增长,内外需加速回升,复苏面持续扩大,市场预期稳定向好,内生动力不断增强,企业效益明显改善。

产业升级持续推进、生产经营持续改善、融合创新应用赋能强劲,成为我国上半年工业经济呈现的主要亮点。多位专家在接受人民网财经采访时表示,今年以来,在全面落实“六稳”“六保”任务的背景下,工业经济呈现稳中向好态势。下半年,随着世界经济稳步复苏,居民消费持续恢复,新型基础设施加快建设,经济周期性回升力量仍将不断增强。

回升向好 工业经济呈现“三稳”态势

今年上半年,我国高技术制造业增加值同比增长22.6%,两年平均增长13.2%;

今年上半年,我国中小工业企业增加值同比增长18%,两年平均增长8.1%;

截至今年5月底,企业数字化研发设计工具普及率、关键工序数控化率分别达到73.5%和52.4%……

田玉龙表示,上半年,我国工业经济延续稳定恢复态势,信息化发展势头良好,经济运行稳中加固、稳中提质、稳中向好,为实现全年目标和“十四五”良好开局打下了坚实基础。

稳中加固,工业经济运行稳定恢复态势更加牢固,经济增长的稳定性、平衡性、内生性进一步增强。

稳中提质,工业经济运行保持在合理区间,产业结构持续优化,高质量发展水平进一步提升。

稳中向好,支撑工业经济持续稳定恢复的积极因素不断积累,经济恢复的可持续性进一步增强。

在万博新经济研究院院长滕泰看来,上半年工业生产成为恢复最快的部门,多数行业持续向好、企业利润得到较快增长,远超疫情之前增速。

具体来看,上半年,在我国41个大类行业中有39个实现增长,增长面达到九成以上;制造业投资同比增长19.2%,市场投资信心不断增强;截至5月底,企业数字化研发设计工具普及率、关键工序数控化率分别达到73.5%和52.4%。

工业和信息化部新闻发言人、运行监测协调局局长黄利斌表示,我国疫情防控和经济恢复走在世界前列的优势持续巩固,产业体系韧性彰显,新发展格局加快构建,内需市场潜力不断激发,工业经济长期向好的基本面不断拓展。

加“数”前行 制造业智能化水平不断提升

“数十台二十万吨级的大型设备,就这样轻松地落在‘云’上。”据广西南南铝加工有限公司智慧制造平台项目负责人刘汤词介绍,7月28日,公司智慧制造平台正式上线。

据了解,在南南铝加工各大制造中心,每个月都有数十吨铝板带材将从这里运出,分赴航空航天、轨道交通、汽车轻量化、3C半导体等各大领域市场。

当每一块铸锭进入生产流程,智慧制造平台会自动抓取数据,同步监测其他工序上的实时变动,配合生产现场主操手的各项操作,快速计算出最优生产控制参数,实现全流程生产方案和效率提升。

“在高新技术驱动下的工业经济,我国工业结构进一步优化。在顺应新需求的同时,制造业附加值进一步提升。”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数字经济研究院执行院长盘和林认为,新动能已成为我国工业经济发展的关键,低碳制造、智能制造和工业互联网成为推动我国工业发展的主要动力。

作为绿色低碳出行的代表,上半年汽车工业,尤其是新能源汽车也呈现亮眼表现。

据统计,今年1-6月份,我国汽车产销分别完成1256.9万辆和1289.1万辆,同比增长24.2%和25.6%,产销两旺。其中,新能源汽车产销分别完成121.5万辆和120.6万辆,同比均增长两倍。

经过一个多月的试乘体验,由长沙市交警支队牵头实施的“梅溪湖-高新区智慧定制公交线”正式通过交通局线路审批。5月17日早上7点45分,由玉兰路南园路口站和梅溪湖街道办事处站的两辆智慧定制公交准时发车,开往信息产业园站,开始正式试运营。

与普通公交相比,智慧定制公交具有“信号交叉优先通行”和“准点准时”两大核心优势。据希迪智驾(长沙智能驾驶研究院)相关负责人介绍,这得益于公交车上的OBU(车载单元)和在红绿灯上的RSU(路侧单元),实时交换路况信息,并全程指挥信号灯,大大节省通行时间。

提振内需 持续做好大宗商品保供稳价

工业经济稳中向好的同时,也面临着一些不稳定不确定因素。黄利斌表示,大宗商品价格上涨、芯片短缺等问题,给工业经济运行恢复带来新的压力。

据了解,受经济快速恢复和内外部多重因素的影响,年初以来,原材料价格大幅上涨,高位震荡。上半年,工业生产者价格(PPI)平均上涨5.1%,二季度PPI同比涨幅明显在扩大,对中下游行业和相关企业的成本形成了很大压力,挤压了企业的利润空间。

业界人士认为,本轮大宗商品价格上涨成因比较复杂。总体来看,全球需求恢复快于供给,国内需求恢复快于国际,流动性释放快于实体经济恢复,价格上涨在相当程度上是供需错配、外部输入性影响和投机炒作等因素相互交织、叠加作用的结果。从后期走势来看,本轮价格上涨更多是短期因素叠加作用的结果,而全球债务高企、贫富分化、人口老龄化等深层次矛盾决定了需求难以长期扩张,且供给明显收缩的可能性也较小,难以形成“超周期”。

“工业生产超水平恢复主要靠出口拉动,而出口增速已呈现回落迹象。随着下半年经济下行压力逐步加大,提振内需已经成为下半年乃至明年畅通国内大循环的主要堵点。”滕泰说。

黄利斌表示,工信部将配合相关部门做好大宗商品保供稳价工作,加强宣传引导和政策解读,支持上下游行业建立长期稳定合作关系,引导产业链上下游稳定原材料供应和产供销配套协作,协同应对市场价格波动风险,要坚决打击囤积居奇、恶意炒作、哄抬价格的行为。

与大宗商品相同,芯片市场也具有较强的价格浮动周期性特征。芯片供需之间的微妙变化,容易导致制造业物料成本的剧烈波动。近日,市场监管总局对涉嫌哄抬价格的汽车芯片经销企业立案调查,进一步加大监管执法力度,严厉查处囤积居奇、串通涨价等违法行为。 

“针对汽车芯片供应短缺问题,工信部组建了汽车半导体推广应用工作组,充分发挥地方政府、整车企业、芯片企业的力量,加强供需对接和工作协同,有针对性地制定措施,推动提升汽车芯片的供给能力。据了解,后续工作组还将远近结合、多措并举,加强供需对接,积极支持替代应用,提升制造能力,继续保持我国汽车产业平稳健康发展。”田玉龙说。

【相关阅读】

« 上半年怎么看,下半年怎么干 »系列报道一:促发展补短板保民生 财税政策效能持续显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