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blié le

加速明显 大企业带动行业升级(经济聚焦·解码智能制造)

  上图:奥克斯空调智能化生产车间里,工作人员在检查产品质量。
  宁波鄞州区委宣传部供图
  下图:金田铜业“5G+工业互联网”工厂一角。
  王 鹏摄(人民视觉)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世界正进入数字经济快速发展的时期,5G、人工智能、智慧城市等新技术、新业态、新平台蓬勃兴起,深刻影响全球科技创新、产业结构调整、经济社会发展。近年来,中国积极推进数字产业化、产业数字化,推动数字技术同经济社会发展深度融合。

  2018年以来,浙江以“数字产业化、产业数字化”为主线,全面实施数字经济“一号工程”。越来越多的制造业企业,借力先进设备、大数据和云计算等,发力智能制造,在提质增效、高质量发展上蹚出了一条新路。

  日前,记者探访浙江宁波、绍兴和杭州,近距离观察当地智能制造的发展活力和实践探索。今天起,本版推出系列报道“经济聚焦·解码智能制造”,敬请关注。

  ——编  者 

  

  产品质量要求更高、用工成本压力更大、市场竞争不断加强,对于处于充分竞争行业的制造业企业来说,推动提质增效是一项紧迫的命题。

  在浙江宁波,当地持续推动产业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转型提升和拓展延伸,为制造业企业转型升级提供了支撑。数据显示,2020年,宁波全市工业投资增速和技改投资增速比2018年分别提升10.3和12.1个百分点。其中,以大型制造业企业为代表,宁波智能制造正朝着单点突破、龙头带动的方向加速前进。

  改造效果——

  优化了生产流程,降本提质增效

  在奥克斯家电生产基地的塑胶二车间里,工人寥寥无几。塑料颗粒顺着集中供料系统管道进入注塑机,注塑机通过模具,完成注塑、保压、冷却、开模、顶出、取件等步骤,随后自动传送至烫印机完成烫印。从塑料颗粒变为外壳,生产过程不到两分钟。

  智能制造优化了企业生产流程,实现了提质增效,也在节能降耗、绿色发展方面产生了积极影响。

  走进宁波金田铜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的园区,一派绿意扑面而来,树木苍翠挺拔、郁郁葱葱,仿佛置身于一个生态园林。很难想象,作为一家铜加工企业,金田铜业的生产车间也坐落在这片绿色园区中。

  这里是花园工厂,也是智能工厂。在逐步实现机器换人和广泛开展信息化的基础上,2017年9月,金田铜业启动了智能制造整体规划。现在,铜管工厂已实现大部分生产数据的打通,在车间生产管控中心,生产数据、订单进程等信息在大屏幕上一目了然。2020年底,企业的精密铜带5G生产车间也正式投产。截至目前,企业已试点开展了基于5G通信技术的设备数据采集、仪表环境监测、远程运维等多个应用场景。

  金田铜业集团总监潘晋介绍,通过智能改造,企业精细化管理的水平不断提高。他举例说:“通过对客户需求、工艺成本、设备用电等数据进行综合分析,优化生产排产及工艺执行,科学指导峰谷电的作业时段,综合效益相比之前增加了30%以上。”

  来自官方的数据印证了智能改造带来的变化:截至2020年底,宁波累计建设市级以上数字化车间/智能工厂突破100个,已竣工的65个项目推动企业生产效率平均提高58.2%,运营成效平均降低21.4%,单位产值能耗平均降低16.1%。

  改造动机——

  大型企业更注重产品品质提升,越早改越主动

  从结果来看,智能改造取得的效果普遍令人欣喜。而谈及改造的动机及自身的发力点,大企业的思路也颇为一致。

  “对于我们来说,智能制造最重要的是解决产品一致性的问题。”奥克斯家电集团总裁黄小伟解释说,家电制造较早实现了机械化甚至自动化生产,属于标准化程度较高的行业。但由于单件产品价值较高,质量控制方面的任何一点提升,都会给企业带来较大回报。

  作为铜加工企业,金田铜业同样把加强品控能力作为智能改造的重要目标。在铜管加工车间,随着转轮的快速旋转,一卷卷铜管被生产出来。不过,偶尔会见到某一截铜管上被喷上了黑漆。“产品生产过程中难免会有瑕疵,在满足客户要求的前提下,对瑕疵部分进行标记,可以方便下游环节加工生产。”潘晋告诉记者,通过上线智能检测设备,在减少人工检测强度的同时,也使得漏检率和误检率大幅降低。

  在一些劳动密集型的纺织企业,智能改造对控制人力成本方面也产生了积极影响。

  无论是希望提质增效,还是节能降耗,采访中记者了解到,大企业对智能改造的意愿极为强烈,且优势较为明显。

  “越早推动智能改造,就越能把握市场主动,这是大企业的战略高度决定的。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我们愿意接受更长的回报周期。”黄小伟介绍,2015年以来,奥克斯先后投入30多亿元进行智能化改造,企业的自动化率已经达到77%。

  此外,改造目标明确也是大企业的一项优势。宁波旭升汽车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信息总监罗燚举例说,“在汽车零部件生产过程中,我们发现依靠原有的生产系统无法远程掌握生产现场的具体情况,所以需要通过智能改造,不到现场就能时刻感知生产过程中的波动,从而降低风险、提高效率。”

  改造过程——

  专业人才短缺,工人的操作习惯改变也需要时间

  由于大企业产线繁多、流程复杂,智能改造需要多个岗位甚至多个生产环节的有效匹配衔接。但从实际情况来看,在智能改造完成后的一段时间内,磨合不可避免。

  2018年4月,雅戈尔在一条上衣生产线开始试运行智能系统,通过吊挂线自动运输每道工序的服装半成品,串起整个生产流程。“刚运行就出现了问题。”雅戈尔服装制造智能制造研究院院长徐士利说,“试运行的前几个月频繁发生吊挂线急停故障,最长的一次停机两三天,耽误了不少生产进度。”

  为什么会停机?企业的技术部门与系统服务商反复沟通,用时许久才找到问题的症结:原来生产环节没有产生足够的数据供智能系统分析研判、优化生产;员工对新系统也不够熟悉,不会人工干预,这才导致吊挂线“罢工”的故障。徐士利说:“经过不断调试和升级,这一问题到当年年底才彻底解决。”

  除了这种“能力不足”带来的问题,“工人的操作习惯也很难改变。”黄小伟回忆,“企业刚上线智能设备时,某些流水线需要工人对零部件进行扫码录入数据,不少人一开始难以习惯这种操作方式,经过一年多的磨合才完全适应。”

  雅戈尔遇到的情况并不鲜见,这也是大型制造业企业在智能改造中面对的一个共性问题——智能制造工程技术人员短缺。“既懂技术又懂行业的人太少了。”罗燚一语道出了企业的痛点。

  “信息技术人员要做业务人员的翻译者,将工艺、质量、监测等操作经验转化为数据信息。”潘晋解释说,可在实际的智能化改造过程中,信息技术人员可能不了解业务,业务人员又可能不懂信息技术,两者之间存在一道屏障。

  采访中,多家企业表示,智能制造工程技术人员短缺,一方面与人才的市场供应量不足有关,另一方面则受信息技术人才的就业倾向影响。宁波市经信局产业数字化处副处长李娜通过对企业走访发现:“工厂一线对年轻人吸引力不够,信息技术人才更倾向于到大城市的互联网企业工作,而且本地高校院所的专业设置跟企业的实际需求有差距,企业吸引和培养人才还需要付出更多努力。”

  改造期待——

  发挥龙头作用,带动中小企业改造

  对于大型制造业企业来说,下一步,智能改造的重点是什么?

  “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智能制造为不少制造业企业复工复产提供了有利条件,也让他们在市场竞争中取得了一定先机。”作为一家专门提供智能制造改造服务的解决方案供应商,宁波市智能制造技术研究院副院长肖勇表示,下一步,应该从生产“无人化”的概念中适度跳出,深度发掘智能制造的价值。

  谈及对智能制造的未来期待,“数据”成为多家企业的关键词。智能制造给企业积累了海量的采购、生产、物流、销售等环节的数据,如何充分利用这些资源,更好地促进企业发展?

  浙江大学经济学院教授宋华盛表示,“智能制造需要企业对大数据进行采集、分析及应用,围绕产品全生命周期,推动企业内部数据与用户行为数据的融合。”

  “数据的作用是辅助决策。智能制造不是要完全取代人,而是把人的作用降低,把经验化生产转化为数据化决策。”昌智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技术副总裁冯浩然表示,比如通过数据来研究工艺和成本、工艺和质量的关系,从而进一步优化生产流程。

  那么,对于智能制造水平相对较高的大型制造业企业来说,要如何发挥龙头带动作用,带动中小企业智能化改造、助力供应链产业链提档升级?

  2020年,宁波市印发《宁波市制造业企业智能化技术大改造行动计划(2020—2022)》,提出要鼓励基础条件好、创新能力强、智能化水平高的优势骨干企业,开展5G、人工智能、区块链等新技术与智能制造融合集成创新,培育一批示范效应明显的智能制造标杆企业。支持龙头企业围绕上下游产业链生态圈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需求,构建产业链协同创新工业互联网平台。

  “产业链竞争在全球竞争中作用愈发突出,而大企业则是产业链的关键。”宋华盛认为,大企业要发挥主体作用,以产业集群和产业生态的形式推进智能改造,提升整个产业链的智能制造水平。“以大企业为节点向上下游辐射,将各个环节的堵点打通,将是未来一段时间智能改造的重要内容。”

  《 人民日报 》( 2021年09月07日 11 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