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blié le

推动更高水平金融开放(开放谈)

  推动更高水平金融开放,既是当前金融业自身发展的需要,也是深化金融供给侧改革、实现经济高质量发展的要求。

  近年来,中国金融业开放不断向纵深发展。取消银行、证券、基金管理、期货、人身险领域的外资持股比例限制,扩大外资金融机构业务范围,降低资产规模、经营年限以及股东资质等方面的限制,沪港通、深港通、债券通等互联互通机制陆续建立并持续完善,外资投资便利度明显提高,人民币的国际地位在金融交易领域越来越被接受。

  进一步推动更高水平金融开放,就应对标国际高标准,不断完善制度。在已推出系列政策基础上,应抓好金融业对外开放承诺落实,主动对标开放程度较高的国际标准,持续推动银行保险业、证券业、评估行业、货币经纪业以及货币市场、外汇市场、债券市场、股票市场、金融衍生产品市场对外开放。通过完善金融开放的制度规则,实现制度性、系统性开放,加快相关制度与国际接轨,不断完善财务会计、税收、监管等配套制度,加强顶层设计统一规则,同类的金融业务规则尽可能合并同类项。高标准制度建设将促进金融业健康发展,维护金融体系安全稳定,确保新时代金融业改革开放行稳致远。

  稳步推进资本市场双向开放。随着资本项目可兑换程度提升、跨境资本流动限制减少,跨境双向投资更加活跃。一方面,外资持续流入中国市场,境外投资者不断增配人民币资产。2020年,境外对中国证券投资净流入规模达到2547亿美元,创历史新高。2020年境外资金流入中国债券市场资金超过1万亿元,60%以上是境外央行的长期资金,购买的主要品种是国债和政策性金融债。另一方面,境内投资者积极布局海外市场,2020年中国对外证券投资规模达到1673亿美元。当前全球疫情仍在持续演变,外部环境更趋严峻复杂,但中国经济持续恢复、稳中加固、稳中向好的发展态势没有改变,促进资本市场稳健发展也具备诸多有利条件。下一步应继续推进资本市场制度型对外开放,统筹好发展与安全,稳步推出资本市场进一步扩大开放的政策措施,积极加强开放条件下的监管能力建设。

  与重大战略密切结合。在重大战略推进过程中,金融开放可以发挥积极作用,以开放促改革促发展。如围绕海南自贸港建设,人民银行等部门从提升人民币可兑换水平支持跨境贸易投资自由化便利化、完善海南金融市场体系、扩大海南金融业对外开放、加强金融产品和服务创新、提升金融服务水平、加强金融监管防范化解金融风险等6个方面提出33条具体措施,支持海南全面深化改革开放,今后要加快这些政策的落地。在支持粤港澳大湾区建设方面,人民银行等四部门从促进粤港澳大湾区跨境贸易和投融资便利化、扩大金融业对外开放、促进金融市场和金融基础设施互联互通、提升粤港澳大湾区金融服务创新水平、切实防范跨境金融风险等5个方面提出26条具体措施,这将有力提升粤港澳大湾区在国家经济发展和对外开放中的支持引领作用。

  科技赋能监管。近年来,外汇管理部门不断推进外汇线索研判中心建设,引入关系图谱、人工智能等技术,进一步提升识别违规主体的智能化水平,近两年地下钱庄、虚假欺骗性交易类违规线索成案率不断提高。长远来看,中国对外开放的大门越开越大,跨境收支主体越来越多,一些新型的跨境支付手段开始出现,不断对传统监管方式提出了新的要求。在此背景下,应坚持利用科技赋能外汇监管,提升监管质效,更好实现服务实体经济和防范金融风险的目标。

  (作者为中国人民大学财金学院教授、中国资本市场研究院联席院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