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blié le

教育行业如何搭上新基建快车?专家学者为教育新基建长足发展建言献策

教育部党组书记、部长陈宝生在2021年全国教育工作会议上提出,要抢抓国家布局新基建的重大机遇,谋划和提出“十四五”教育新基建体系构建的思路举措。

教育行业如何搭上新基建快车,实现数字化、信息化的加速发展?近日,人民网经济科技频道携手互联网教育智能技术及应用国家工程实验室共同举办“人工智能赋能区域智慧教育——教育新基建专场”,邀请产学研各方,为教育新基建长足发展建言献策。

教育部科学技术与信息化司教育信息化与网络安全处处长任昌山在会上表示,结合教育系统实际,教育部提出了六位一体的教育新基建的体系,包括信息网络新型基础设施、平台体系新型基础设施、数字资源新型基础设施、智慧校园新型基础设施、创新应用新型基础设施、可信安全新型基础设施,通过六个方面的基础设施来布局教育新基建。

任昌山谈到,做好教育新基建要把握好几个原则:首先要坚持需求导向,聚焦教育高质量发展的目标。第二要坚持创新引领,推动新技术与教育的融合不断深入。第三要坚持协同推进,加强部门之间、部门和地方之间、区域内部之间的有效协同,加强社会企业参与共建。第四要坚持统筹推进。要处理好传统基建和新基建、存量和增量、发展和安全之间的关系。

北京师范大学教授、互联网教育智能技术及应用国家工程实验室主任黄荣怀认为,结合当下的国际环境与我国经济发展的新阶段,新基建的提出有其历史特殊性,今年是“十四五”的开局之年,建设高质量教育体系是新时代的教育新使命。

编程猫创始人兼CEO李天驰认为,教育新基建的主要目的是服务新的教育方式,教育新基建不仅需要硬件环境方面的基础设施建设,同样需要新工具、新教育资源做支撑,要重视教育新基建中的“软基建”。

李天驰认为,未来国产的操作系统、编程语言、课程设计平台都会成为教育新基建的“软基建”中非常重要的一部分,这些“系统层”基建将为新时代的教育信息化工作提供更安全、更可控的底层支撑。

研制教育专网方案 为教育新基建搭好数字底座

近两年全国两会,多位委员提案,将教育专网列入国家新型的基建设施工程。目前教育专网的发展情况如何?

任昌山表示,新冠疫情防控期间,全国范围内开展了大规模的在线教学的工作,以信息化支撑保障停课不停学的同时,也暴露出一些问题,尤其是在网络方面出现带宽不够、卡顿、不良信息干扰等,也反映出推进教育专网建设的重要性和必要性。“希望通过信息网络基础设施,能够为教育新基建搭好一个数字底座。”

黄荣怀认为,教育专网不是纯物理网,而是逻辑专网,相当于高速公路和现在的一级、二级公路和街道要互联起来,让它没有卡顿,有效连接,优化结构,且安全可控,不同的路段可以各司其职。

清华大学计算机系教授、人工智能研究院常务副院长、欧洲科学院院士孙茂松建议,教育专网要坚持底线思维,为了避免资源的浪费,应按需建设。在设计机制上按照平均数设置,保证日常状态与应激状态下的网络使用。

深圳市龙华区教育局局长王玉玺认为,从教育本身角度来看,推动教育专网的建设是一个新发展理念的体现,实现了从技术立场向人本立场的转变。“教育专网要解决可管、可用的问题,同时要有效解决偏远地区的中小学、农村教学点用网难等问题,缩小城乡的数字鸿沟。”

华为中国政企教育业务部总经理周红权建议,教育专网作为国家新型基础设施工程要有一定的财政支撑和政策的优惠,这是如何保证建好、管好、用好教育专网的基本前提。

教育专网建设如何做到按需配置避免资源浪费?中移(成都)产业研究院教育行业总监李晟建议,5G专网里通过切换,就像高速公路一样可以切换出快速道、慢速道和公交专用车道,疫情期间可以专门通过切片来保证教学,专门建一个端到端的专网出来,在不用的时候又可以进行动态的切换。在边缘计算、云计算方面,数据可以做到不出网在本地就可进行流量的卸载,这样能保证一个局域网或者一个学校的远程教学,保障网络质量。

多主体参与共建共享教育资源新生态

我国教育资源平台建设存在哪些短板和不足?各参与主体如何更好地参与进来,形成教育资源全员参与,联通校内外的生态?

任昌山表示,到目前为止,国家数字教育资源公共服务体系已经进入各级各类平台超过了220个,其中包括全部32个省级教育行政部门提供的平台。“通过平台,我们能够汇聚各方提供的优质的数字教育资源,为师生提供信息化教与学的载体。同时,通过汇聚教育过程性的数据,对学生进行一些个性化的分析、指导,能够支撑我们因材施教的实施。”

中央电化教育馆原馆长、教育部基础教育资源中心原主任王珠珠建议,加强我国基础教育资源体系化建设必须克服几个方面的问题。首先,进一步扩大资源应用场景。资源不仅限于内容性资源,还有工具性资源,新的工具和服务使内容资源在新的教学模式下再生。

第二,是建设问题。教育资源特别是基础教育阶段的市场不是无限的,应该在一个有限的市场中去容纳更多创新、优质、持续的迭代,差异化发展是解决问题的重要路径。

从机制角度上来讲,教育部在推进“选用评”机制,进一步探索一体化数字资源公共服务体系的建设。这个体系能够让每一个老师、学生通过空间去获得自己所需要的资源,适度地根据自己的意愿和大家共享。

“机制的创新,政府和市场的作用,以及应用场景的开发和教育人的责任,必须形成一个生态来满足我们日益发展的个性化教育的需求。”王珠珠指出。

黄荣怀认为我国教育资源建设仍优质教育资源不足、内容结构性缺失、深层性的资源利用不够、学生和师生有选择性困难、互联互通等问题。他建议,需要通过加强公共服务能力建设、打通不同平台之间的利益点、加强对于优质资源、重大创新点等方面的版权保护等手段加以解决。

李天驰表示,在内容资源方面,编程教育面临着更直接的问题,即优质内容稀缺、行业标准尚未确立、师资力量有限、区域教育资源不均衡。他建议,编程教育内容建设要坚持“学术引领教研”“服务学校优先”的原则,应该鼓励并加大力度投入到具有丰富交互效果的课程内容建设中去,充分利用新科技、新手段进行跨学科内容的建设。

充分发挥智慧教育示范区示范引领作用

在智慧教育的建设过程当中,又有哪些可提供的经验和分享,同时还存在一些什么样的问题呢?

任昌山表示,自2019年1月发布“智慧教育示范区”创建项目遴选工作的通知,截至目前,先后遴选了两批,包括18个创建区域和2个培育区域来开展工作。

任昌山介绍,智慧教育示范区建设原计划是2019年和2020年遴选两年,后来考虑到各个地方积极性非常高,初步想把遴选的工作延续到2022年,创建工作延续到整个“十四五”期间。希望经过这样的实践,打造出区域样板,形成不同类型、不同模式的发展路径,引领全国所有的区域共同朝着未来改革的方向前进。

王玉玺则介绍了深圳龙华区建设智慧教育经验,一方面是率先布局龙华教育智能体。包括建设以高校及科研院所为依托的智慧大脑,以5G和物联网为基础的智慧神经网络、以智慧学习范式为核心的智慧教育的框架、以创新学习空间为外显承载体的全方位体系。第二,实现“三龙五校一中心”计划。第三,实施了未来教育+工程,人才5+战略。第四,开展了未来城市应用场景实验。

长沙市教育局党委委员、副局长缪雅琴介绍了长沙的智慧教育模式,首先,全面优化智慧教育的基础环境。第二,构建个性化的教学支撑服务环境,紧扣教学方式的变革,以学生能力和素养的提升为核心推动教育新基建,构建了基于大数据的教、学、研、管、评、测体系。第三,深化人工智能在教育领域中的应用。

缪雅琴认为,目前存在重硬件轻软件的现象,老师的信息素养有待于进一步提升。

王珠珠建议,确立数字化转型的着力点在于能够更好地去智能升级、融合创新。各地智慧教育、企业、政府都应该加大这方面的努力和投入。同时,应认真总结各地建设智慧教育的经验,更深入推进工作。

黄荣怀表示,期待作为智慧教育示范区建设的项目既要有建设亮点,同时还要可持续发展。

孙茂松建议,现在是智慧教育的初级阶段,目前智慧教育是单点技术,围绕资源方面做建设。所以,特别有必要加强智慧教育试验区的建设,先行先试,取得经验再推广。

淘宝教育执行总经理叶挺介绍了智慧教育中职业教育的应用场景。疫情之下,企业端对于新的营销方式有大量的需求,比如直播、短视频,造成此方面人才短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