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blié le

热爱、坚持与自信 看镜头下三位“宝藏青年”的励志人生

东京奥运,杨倩用非同一般的冷静击中首金,而赛后生活碎片里的她却是另一个爱打扮、会卖萌的形象;全红婵决赛三跳满分一举夺冠,也因为“想去游乐园抓娃娃”的采访回答透露出率真一面;王宗源在男双3米板中与队友上演“复制粘贴式跳水”夺金,私底下也是个有着迷人微笑的阳光男孩,喜欢摆弄不同的发型,笑称自己“有点偶像包袱”。

赛场上的拼劲十足与赛场外的自然流露,共同构成了这届奥运会的集体记忆。“不一样”似乎成了这代青年“一样”的特点,他们在自己的热爱的领域里专注并坚持,在生活中也依然自信并充满热情。

这样的青年不在少数。在社交平台上,一组《青年力量自然而燃》照片广为流传,记录了年轻消防员田正、“独竹漂”传承人杨柳、“旧物改造”创作者泽衫的成长故事。近日,记者电话采访了三位主人公,发现他们在工作和生活中一样都充满着热爱、坚持与自信。

当得了消防卫士,也当得了段子手

消防员田正跟他的消防队火出圈,是因为今年6月的一场直播。原本是要给民众科普消防知识的直播,却因为主讲人颜值过高,硬是吸引了60多万人观看。

实际上,田正已经是一个有11年从业经历,参加过无数次现场救援的资深消防员了。

两个月前,田正刚刚被借调到支队做宣传工作,在此之前,他一直是中队的指挥员。从小就在消防队里长大的他,小时候印象最深的就是爸爸换上消防服出警的样子,特别利落精神。那时候也不太懂爸爸要去做什么,就觉得帅极了。爸爸穿消防服的形象直接勾起了他的英雄梦,高中一毕业,田正就入伍了。

但爸爸没有告诉他的是,英雄可不是那么好当的。

第一次出警,田正刚从军校分配到家乡乌鲁木齐,一身理论的他头一次面对真实火灾。被浓烟填满的家属楼内,黑暗与摸不清的火情在前,虽然有全副救援装备在身,他还是抵挡不住内心不断袭来的恐惧感。但那种情况下也来不及考虑太多,他也只能硬着头皮和两名队友沿着墙壁摸到窗户,将窗户破开排出浓烟,这才找到着火点把火扑灭。

在工作间歇息的田正。

在频繁的出警中,田正慢慢克服了面对火灾的恐惧。说到救人,消防队周围的很多独居老人都特别依赖他们。一年冬天,一个有轻度阿尔茨海默病的独居老人出门的时忘了关炉灶,炉火不仅点着了自家房子,还连带烧到了二楼。消防员赶到时,老人讲不清来龙去脉,只是对周围人接连不断的说着“对不起”。田正不忍心,灭完火一边安抚,一边把消防服脱给老人穿,跟所有队员一起,陪着老人直到家人回来。

除了应急救援,取钥匙、解救司机、帮人取戒指这些日常救助,也是消防队经常遇到的。有次出警就是去帮一位老人取钥匙,消防员们按照惯例想要直接破拆掉门,但看到老人一直在犹豫,几经询问老人才说出实情,门被这样拆掉,自己一个人住请不到师傅,换不了门。虽然比直接破门危险得多,田正还是选择用梯子爬到高层,从侧面打开窗户再进去取钥匙。

无论事情大小,田正觉得只要能帮助到别人,自己都有一种成就感,觉得自己是一个有用的人。

这些大大小小的警情,消防队一年要受理五六百次,几乎每天都要出警。每次警铃响起,无论消防员在吃饭、洗澡、睡觉还是训练,都必须立刻停下手上的一切事情,立即着装登车出动。

整个过程通常只要45秒钟,这就是消防员的速度。  

也是那些日复一日的训练,才让这个时间一秒一秒的缩短,因为有时候那一秒钟就是一个生命。田正在入队时,每天都会训练的一个项目叫做“原地着装”,在不断练习中用最短的时间穿好战斗服。

那时候,他从30多秒练到了20秒以内完成。他说,很多老消防员10秒就可以穿戴整齐。

他提到的“老消防员”里,就有他的队长艾迪。他觉得艾迪像一个大哥,更像一个家人。因为肩负着这一家子人的责任,所以艾迪的心思比谁都细,想得比谁都多;平日聚在一起,就会叫上大家回顾每个灭火任务的安排是不是最合理。

队长每次都告诉田正,人要带得出去,也能带得回来。

与消防出警一样,如今身兼宣传任务,拍短视频也成了田正的日常。消防支队推出的两个系列“消防队的欢乐时光”“一本正经的消防知识”里,几乎每集都少不了他。而每次看到短视频里这个专门负责装傻捣乱、被队长教训的田正,你都很难把他跟那个在烈火面前毫不犹豫往里冲的消防卫士联系起来。

生活中阳光帅气的田正。

竹上起舞,17年如一日

云门囤水上天门的水深,足足有50米,但在独竹上“漂”了17年的遵义独竹漂非遗传承人杨柳不仅能在水面的竹子上如履平地,还能昂首起舞,划累的时候也喜欢躺在独竹上。

她说,她喜欢这样躺着感受周围。而喜欢她演出的网友则愿意称她为“水上仙女”“武侠小说里走出的轻功女侠”。

工作中的杨柳。

贵州森林资源丰富,木材产量众多,但山路崎岖,出产的木材难以运出。聪明的先民干脆把木头下到水里,脚踩在木头上,用树枝划水,从水路用人力把木材一根根运出去。赤水产竹尤其多,“独木漂”就在这里演化成了“独竹漂”。

杨柳从7岁开始练习独竹漂,需要站在一根9米多长的粗竹子上,手里拿着一根5米长的细竹子保持平衡。竹竿表面本来就很光滑,沾水更是容易转动,站稳都很困难。尤其是冬天,河水冰冷刺骨,掉到水里十分难受,还得自己游到岸边重来。

可能摔了有几百次,从在竹子上坚持1分钟、10分钟到30分钟……她才逐渐掌握了在水里站稳的技巧。

别的孩子都在美美的学跳舞,自己却在不分春夏秋冬的练独竹漂,杨柳心里多少有点不情愿,执意要去舞蹈学校试试,没想到因为个子矮,并不被看好。

但奶奶很快想出了一个新招:“你从小练习独竹漂,为什么不尝试把舞蹈跟独竹漂结合一下呢,说不定别有一番花样。”

对舞蹈心有不甘的杨柳,觉得或许真的可以听奶奶的尝试一下。但在竹子上跳舞,这显然是一项从无到有的“新舞种”。

在独竹上跳舞需要先在水面上架起一根竹竿,走上去后会有人将竹子推入水中。比起在水中漂流的状态,静止时的平衡更难把握,可舞蹈偏偏需要停止在水面上。想展现一段完整的舞蹈,首先要把舞蹈跳的滚瓜烂熟,然后在竹竿上把动作改的适合独竹漂,再慢慢调整动作的美感:伸腿、前进、扭腰、一字马等动作,每个动作都至少要练习300遍。

随着技术精进,杨柳开始琢磨,还能有什么形式能用在独竹漂上。

给她灵感最多的,还是传统文化。在她看来,《诗经》、汉服这些古风元素,自然的就能跟山水、竹林这些环境融合到一起,跳着跳着,她就会觉得那些古诗文里写的就是她自己。

杨柳很喜欢用自拍的方式,记录自己的生活。

试过了国风,杨柳还一直想把芭蕾舞放到独竹漂上,但只用脚尖踩在竹子上可谓难上加难。有一次,她在练习水上芭蕾的时候,足尖磕在竹竿上了,小腿被刮掉了一大块皮,走起路来一瘸一拐的。

“受伤永远是成长的一部分。”她曾在微博上这样写道。日复一日的练习里,她将舞蹈元素与独竹漂结合的越来越完美,每次在水上的表演都能让观众眼前一亮。

如今演出邀请越来越多,杨柳却因为邀约太频繁而有些不自在,因为只是演出总让她觉得没有灵感。她更想做的,还是在独竹漂上尝试更多的可能,也让更多人认识到这些散落在民间的绝技。

这样,或许就会有更多年轻人愿意来接棒,不让它失传。

杨柳自己对独竹漂的感情也在悄悄发生改变。7岁刚开始学独竹漂的时候,她觉得独竹只是个玩具,能坚持练下去还是因为惧怕奶奶太严厉;十几岁开始,已经摸清了独竹习性的她觉得独竹成为了朋友,而舞蹈则是她们之间特别的沟通方式。

如今,她把独竹漂当做“家人”看待,独竹漂成就了她,带她认识了以往所不熟知的传统文化;她也成就了独竹漂,让这些老传统重获新生。

用旧物改造“魔法”照亮他人

普通话一直不太好的“旧物改造”创作者泽衫,最近刚刚凭借一个“蹩脚”的自我介绍视频火上视频网站热门。

与视频里NG了无数次还依然生涩的状态不同,在录制旧物改造过程的时候,她会瞬间变成自信满满的“魔法师”,她身上因为爱好而从小培养起来的美术功底与创造力,每次都能让暗淡废旧的物品有了生机跟活力。

泽衫的工作室。

从小就喜欢画画的泽衫,因为家庭条件有限,一直被父母当做是在“不务正业”。与画画一样,其它很多关于“美”的事情,她从小也都喜欢,但同样不得不跟现实“作斗争”。

“喜欢摄影,却只能找朋友借相机;考上了设计专业,父母却只给我一半学费。”

为了赚点学费坚持学画,她从小就跑遍各种工厂,接点计件活儿干,做过羊毛衣工厂、塑料玩具厂、芭比娃娃厂等不少工厂的手工活。如今想来,这些都是快乐的财富。

这种“叛逆”也一直持续到了大学毕业,尝试做了一段时间设计工作的泽衫觉得,公司环境里,自己的方案总要被考虑有没有市场价值,从想法到落地的时间也很长,于是她干脆辞掉工作,借钱开起了摄影工作室。

房子租完,没有再多的钱给工作室装修,预算有限的现实让泽衫再次想起了大学时候就喜欢的“旧物改造”。

在各种工厂打工的经历让她变的心灵手巧,生锈的铁晾衣架,变成波西米亚风编织灯;旧得已经看不清人的镜子,变成复古鲜艳的装饰品。疫情期间,摄影工作室面临经营困境,泽衫开始转向在短视频平台分享自己的旧物改造过程,也收获了许多反馈:“你的色彩真的会让心情明亮起来”“感觉你心里装了一个巨大的童话世界”。

泽衫还会和粉丝一起完成创作——他们经常会把心爱的家具给她改造,有的甚至连自己的店都交给她来装修。

看着视频下面的每一条留言,她觉得生活里像突然照进了一束光——能按照自己喜欢的方式生活,泽衫觉得自己既幸运又满足。

问题总是两面,生活也总有阳光。虽然家里以前很穷,需要到各种工厂去打工,但也正是这些五花八门的打工经历,让她变的心灵手巧,刷油漆、编毯子、做皮具,在改造旧物的过程中都是手到擒来的事情。

泽衫每天都与色彩为“伴”。

在泽衫的手中,那些作品的色彩总是像梵高的《向日葵》般热烈,看起来特别治愈、舒服和解压。她也相信,这些作品里灿烂的颜色总有一种会闪光,让看到视频的人也能积极面对每一天。

赛场内外,台上台下,属于年轻人的精彩从来都不止一面。这些精彩每天都在各个角落上演,比如田正、杨柳、泽衫……通过他们,更多的人见证到年轻人身上不一样的魅力,也看到了他们背后热爱、坚持与自信的故事。

现在,田正还在辗转于消防员和做直播两种身份之间,出警之余,还为在短视频平台上“催更”的观众拍摄更多有趣的消防知识科普。杨柳继续沿着各地景区考察,最近的愿望是能亲自打造一个水上实景演出,继续推广独竹漂来影响更多年轻人。泽衫依然抱着原来成为一个艺术家的梦想,觉得能一直把画画当工作,这样就够了。

与此同时,还有成千上万的新生力量正以自己选择的方式,不设边界、成就真实而最美的自我,做人群中自信和闪光的存在。他们也在各自专注的领域里,接住时代的流量和大众关注的目光,将自己的热爱变成更大的社会能量。我们相信并期待着:热爱、坚持和自信的力量,会继续将他们身上的能量放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