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blié le

老矿山迎来“新工人” 5G加速推动传统行业数字化转型

新元公司井下智能化集控中心。受访者供图

提到煤炭开采,很多人可能还停留在“傻、大、黑、粗”的印象里。而随着5G网络的加速普及,煤炭开采行业正逐步撕掉曾经的标签,走在了传统行业数字化转型的潮头。

地处太行山西麓的山西潞安化工新元煤矿,是一座有着近20年历史的老矿山,也是全国首批71座智能化示范矿井之一,现有员工10万多人。

近年来,随着我国人口老龄化挑战日益加剧,加之劳动力人口结构性矛盾持续存在,采矿行业在人才培养方面面临困境。

而“5G+工业互联网”在采矿行业的应用,可以极大缓解这一问题,为老矿山带来“新工人”。

2019年5G商用后,新元公司联合中国移动和华为,率先开通全国首个井下5G测试基站,完成井下不同应用场景的5G网络覆盖测试工作。

如今,走进新元煤矿井下采掘面,眼前呈现的犹如一座微型的地下城市,里面的巷道错综复杂,一辆辆掘进机、采煤机、皮带机、液压支架等大量机械设备正井然有序地执行着采掘、运输、洗选以及生产辅助等日常作业。

矿道中,不时能看到一台台黄色的5G矿用防爆基站。在5G网络连接下,矿用温度传感器、5G矿用AR眼镜、5G矿用4K高清摄像仪等各类新型智能设备,构筑起一张信息网络,时刻监控着井下的“风吹草动”。

矿井上,采煤机司机坐在宽敞明亮的操纵室内,只需动动手指,就能精准操控位于井下240米深处的采煤机,实现远程“一键采煤”;透过大屏幕,作业面数据实时传输到调度中心的控制屏上;工作人员通过手机里的专用App,可实时查看矿区情况,地上各个角落、井下各项作业,均一目了然……

现场人员说,5G技术高效支撑井下设备的远程操控,极大降低井下工作强度,解决了传统人工作业操作危险系数大、劳动强度高等问题。

“我们的目标是把黑领工人变为蓝领工人,把蓝领变为白领。”山西省潞安化工集团董事长王志清表示。

5G矿用井下专用设备。人民网 赵超摄

融入千行百业 各地积极推进“5G+工业互联网”

2019年6月6日,工信部向中国电信、中国移动、中国联通、中国广电发放5G商用牌照,我国正式进入5G商用元年。

两年来,我国5G网络覆盖日益广泛,5G终端价格愈加亲民,5G应用不断丰富……在“新基建”政策的助力之下,5G正与工业互联网、云计算、人工智能等新兴技术相辅相融,推动传统提档升级和新业态培育,打造新的市场核心竞争力,为转型升级和高质量发展赋能。

新元公司的智慧矿山只是5G融入千行百业的一个缩影。

鉴于“5G+工业互联网”在采矿业表现出的广阔前景和巨大潜力,各地方、各行业对于利用“5G+工业互联网”推动传统行业数字化转型表现出极大热情。

据了解,山西省计划加大“5G+工业互联网”在采矿业的应用范围与规模,“由点到面”“由此及彼”,用二到三年的时间,将5G等新技术应用推广到1000个采掘面,并扩展到煤矿、金属矿、非金属矿等多类矿体。

除山西以外,陕西、甘肃、河南、内蒙古、山东等地也在积极推进“5G+工业互联网”创新发展,加快探索利用“5G+工业互联网”驱动采矿业数字化转型升级的新路径。后续,“5G+工业互联网”将从采矿行业、电子设备制造业、装备制造业、钢铁行业、电力行业加速向港口、能源、交通等更多行业拓展,形成更大范围、更深层次、更高水平的创新应用。

5G商用牌照发放两年来,5G网络正从试点探索转入快速推广阶段,快速融入千行百业,形成系统领先优势,助力产业转型升级。同时,产业的发展也离不开政策的助力与支持。

2019年11月,工信部印发《“5G+工业互联网”512工程推进方案》,吹响了产业界加快推动“5G+工业互联网”发展的号角。

2021年5月,工信部发布了“5G+工业互联网”首批重点行业和应用场景。首批重点行业和应用场景涵盖电子设备生产、装备制造、钢铁、采矿、电力等5大行业,以及协同研发设计、远程设备操控、柔性生产制造等十大应用场景。

各基础电信运营商也积极入局。中国电信发挥“5G+云网融合”优势,为传统产业赋能注智。中国移动全面实施“5G+”计划,推动5G融入百业、服务大众。中国联通将5G作为引领发展的战略牵引,已打造300多个5G灯塔项目。

工信部信息通信管理局局长赵志国介绍,截至目前,全国工业企业建设“5G+工业互联网”项目超过1500个,“5G+工业互联网”已成为工业互联网和5G发展进程中产业热情最高、创新最活跃、成效最显著的领域之一。今年工信部将重点抓好产业基础的夯实提升、成熟模式的应用推广、创新模式的深化拓展、产业生态的发展壮大,进一步推动“5G+工业互联网”的融合发展。

赋能数字化转型 仍需多方协同攻坚

5G赋能产业离不开基础网络支撑。工信部发布的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3月底,我国建成5G基站81.9万个,占全球70%以上,覆盖全国所有地级以上城市,建成全球规模最大的5G独立组网网络。根据国际测速机构发布的3月份数据,我国移动网络速率在全球排名第4位,固定宽带速率在全球排名第16位。

在“十四五”规划纲要中,数字化建设任务,较此前在战略位势和建设内容都有了前所未有的提高。“加快数字化发展 建设数字中国”单独成篇列出,并首次提出数字经济核心产业增加值占GDP比重这一新经济指标。

“十四五”规划纲要还提出,布局全新的数字经济产业生态,构建基于5G的应用场景和产业生态,在智能交通、智慧物流、智慧能源、智慧医疗等重点领域开展试点示范。

工信部副部长刘烈宏指出,5G作为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代表性、引领性技术,正在与各行各业深度融合,为经济发展注入新动能、带来新机遇。5G商用以来,在运营企业、产业界及全社会的共同努力下,技术产业、网络建设、融合应用等方面取得了积极成效。

他同时强调,当前5G应用仍处于发展成长期,要加大投入力度,持续推动5G应用规模化发展。

为此,工信部日前发布了《5G应用“扬帆”行动计划(2021—2023年)》征求意见稿,提出到2023年要实现重点领域5G应用深度和广度双突破,5G网络使用效率明显提高,5G物联网终端用户数年均增长率超200%。

可以预见,“十四五”将是我国5G规模化应用的关键期。5G推动数字产业化发展的同时,将有力提升我国产业数字化水平,发展潜力巨大。

刘烈宏表示,我国是全球首批5G商用的国家之一,5G技术、产业、应用均迈入了“无人区”,特别是面向工业,推动5G与实体经济的融合创新没有先例可寻、没有经验可见、没有标准可依,需遵循移动通信技术演进、网络建设、市场发展的规律,立足国情,走出具有中国特色的5G发展之路。

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工业互联网与物联网研究所所长金键认为,随着全球数字化进程加速,数字经济成为构筑经济增长关键支撑,产业数字化成为壮大数字经济发展的核心引擎,工业互联网成为数字化转型的路径和方法论。

金键指出,在5G+工业互联网的典型场景方面进展迅速,体现出5G变革型的赋能意义,也为5G技术标准的进一步迭代提供了依据。“5G+工业互联网“的应用发展将经过预热、起步、成长、规模化4个阶段,当前正是从0到1的关键适配期。

工信部信息通信发展司负责人刘郁林表示,我国5G应用仍处于初级阶段,还需要持续深入探索,为5G应用发展留出耐心和空间。下一步,要充分发挥市场主体作用,汇聚运营商、设备厂商、解决方案服务提供商、互联网企业、垂直行业应用方等产业各界力量,形成“团体赛”模式,共同推进5G应用创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