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blié le

全国铁路迎返程客流高峰 9月21日预计发送旅客880万人次

人民网北京9月21日电 (记者王连香)记者从中国国家铁路集团(以下简称国铁集团)获悉,9月20日,全国铁路发送旅客730.2万人次,运输安全平稳有序。9月21日是中秋小长假最后一天,全国铁路迎来返程客流高峰,预计发送旅客880万人次,铁路部门将加开旅客列车839列。

据国铁集团相关负责人介绍,为应对返程客流高峰,各地铁路部门统筹疫情防控和运输组织,持续加大运力投放,优化运输组织,并结合旅客实际需求积极推出多种服务措施,努力打造温馨旅途。

哈尔滨局集团公司针对降温天气,对漠河、古莲等地车站以及满归、加格达奇等方向旅客列车启动供暖工作,为旅客提供温暖的出行环境。

沈阳局集团公司沈阳、大连、长春等车站在做好消毒、通风、进站测温的基础上,在服务台、进站通道等处所增设一次性口罩领取处,方便旅客安全顺利乘车。

郑州局集团公司郑州东站城际候车区设置登机牌自助打印机,换乘的旅客实现城际列车与新郑机场T2航站楼无缝接驳。洛阳龙门站增设4台旅客服务智能机器人和2台消杀机器人,助力旅客出行。

武汉局集团公司增开列车32趟,重联运行动车组36趟。武汉、汉口等站,组织党团员、志愿者轮班值守,扶老携幼,有序引导旅客出行。

西安局集团公司西安至成都间开行157趟往返动车组列车,平均5分钟一趟,满足旅客随到随走。

上海局集团公司加大热门方向运能供给,增开上海、杭州、合肥至西安、郑州、南昌、黄山等热门方向98趟旅客列车,重联运行243趟动车组列车。

济南局集团公司增开青岛、烟台、临沂等方向旅客列车33趟,增加旅客席位5.1万个。

广州局集团公司增开夜间高铁列车21趟,在各进站通道设置“急客通道”,保障旅客快捷出行。

南昌局集团公司在南昌至上海虹桥、福州至龙岩等方向加开夜间动车16趟,进一步方便旅客出行。

南宁局集团公司在南宁东、柳州等火车站,协调当地运输部门增开32趟接驳车,解决旅客出行“最后一公里”难题。

成都局集团公司在成渝城际、渝贵铁路、成贵高铁等热门线路加开动车组153趟。在部分列车上开展中秋诗会,与旅客一道打月饼、猜灯谜、话民俗,共享温馨团圆之乐。

昆明局集团公司在客流集中车站划分“老年旅客专用候车区”,开辟“绿色通道”,确保老年旅客安全便捷进站乘车。

乌鲁木齐局集团公司加强重点旅客服务工作,为老年人做好登记提前安排其进站乘车。

铁路部门提示广大旅客朋友,假日期间车站、列车客流量较大,旅途中请做好个人卫生防护,配合铁路部门落实站车防疫措施,共同维护安全健康旅行环境。具体列车开行情况和服务资讯信息,可在铁路12306网站(含手机客户端)查询。

Publié le

10年14次 中国“太空之吻”助航天器在宇宙“搭积木”

  在发射数小时之后,北京时间20日晚,中国空间站的第二艘货运飞船——“天舟三号”与天和核心舱在太空精准对接,“太空之吻”再次亮相。而这一“吻”,距离2011年中国首次实现空间交会对接,大概过去了10年。

  10年前一“吻”定情

  中国是继美、俄后,世界上第三个独立掌握交会对接技术的国家。只有突破交会对接技术,才能开展空间站的建设,提供物资运送对接、人员天地往返等。

  交会对接,是两个航天器(飞船、空间实验室、空间站等)在空间轨道上会合,并在结构上连成一个整体的技术。目前国际空间站里,主要是依靠对接机构来实现更大吨位的飞行器的组装,其过程就像“太空搭积木”,运载一个飞行器上天,再运载另一个,在太空搭建在一起,逐渐扩展。

  10年前,神舟八号载人飞船成功实现了与天宫一号目标飞行器的交会对接,这是中国历史上首次实现空间交会对接。

  10年间,中国成功实施了14次空间交会对接。这寂静无声却又不负深情的“一吻”,这一次次精准、可靠的“太空之吻”背后,是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八院805所对接机构研制团队的艰辛攻关。

  三个航天器呈“一”字构型

  2021年4月29日,中国空间站的第一个舱段——天和核心舱如期升空,中国空间站建造大幕正式拉开。作为“太空搭积木”的关键,对接机构可以说是中国空间站的“关节部位”,多年的技术积累终于派上用场。

  “只要后续有航天器发射,就必须通过对接机构才能实现与空间站任意舱段的组合。按照后续规划,我们每年都得保证4套对接机构的生产交付,才能满足空间站的正常运营需求。”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八院805所对接机构副主任设计师丁立超说。

  月圆人圆、阖家团圆的中国传统中秋佳节之际,中国空间站里坚守“太空岗位”的天和核心舱、天舟二号货运飞船,迎来了新伙伴——天舟三号货运飞船。

  今年5月进驻空间站的“送货小哥”天舟二号货运飞船,在9月18日通过180度绕飞,来到了原本停靠神舟十二号载人飞船的位置,为新伙伴腾出空间,以“稳稳”接上天和核心舱。

  目前,中国空间站的这三个航天器呈“一”字构型,“手拉手”在宇宙“看”中国人佳节团圆。

  此次天舟三号货运飞船成功对接后,将视情况进行“太空加油”,即:等待神舟十三号航天员乘组进驻中国空间站后“拆包裹”。(完)

Publié le

为“聚变”而“不聚”:一名核聚变大科学工程科研工作者的“云团圆”

  拼版图片:左图人物为黄凯,9月17日拍摄于中科院合肥物质科学研究院等离子体物理研究所聚变堆材料及部件研究室的实验室。新华社记者 朱青 摄;右图人物为黄凯妻子欧阳敏慧,9月18日拍摄于上海家中。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对于中科院合肥物质科学研究院等离子体物理研究所的科研工作者们来说,今年中秋节,他们即将迎来一个“新家”——为聚变堆主机关键系统综合研究设施(简称CRAFT)建设的新园区初步落成。在聚变堆材料及部件研究室,39岁的副研究员黄凯忙碌着,他和很多同事、学生们,要度过一个“云团圆”的中秋假期。

  黄凯说,作为《国家重大科技基础设施建设“十三五”规划》中优先部署的大科学装置,CRAFT建成后将对保障我国聚变研究的先进性、工程化聚变堆的安全性和可靠性,以及为最终解决国家能源需求提供强有力的科技支撑。

  聚变堆主机关键系统综合研究设施园区效果图 (中科院合肥物质科学研究院等离子体物理研究所供图)

  在CRAFT项目设立的19个一级科研课题中,黄凯担任了其中一个课题组的副组长,承担着偏滤器部件的工程研究测试工作。“偏滤器是聚变堆的一个关键组成部分。浅显一些来解释,聚变过程会产生携带整个聚变功率约五分之一能量的氦灰粒子,这些粒子动能巨大但难以利用,如果处理不好,就会对整个聚变装置的稳定运行造成很大影响。所以我们想办法用偏滤器把这些能量进行吸收导流以及进一步利用,从而确保聚变装置的安全和使用寿命。”黄凯说。

  对于自己的工作,黄凯感到很自豪。“我们国家的聚变事业在国际上从以前的‘跟跑’到‘并跑’再到‘领跑’,可控核聚变装置‘人造太阳’也越来越被大众熟知和关注。”他说,“如果说CRAFT是通往人类‘聚变能源梦’的一座桥梁,那么我想我们已经为这座大桥竖立了坚实的桥墩。接下来会有更多挑战,但我们希望它能一直屹立在聚变研究前沿,并成为一个开放共享、富有生命力的平台。”

  9月17日,在中科院合肥物质科学研究院等离子体物理研究所聚变堆材料及部件研究室的实验室里,黄凯在工作。 新华社记者 朱青 摄

  由于工作需要,黄凯又一次无法在节日与家人团圆。在上海家中的妻子欧阳敏慧和在江苏常州老家的父母都打来电话询问,但了解他工作规律的家人听说他不能回家,都表示支持和理解。

  “中秋节是中国传统节日,主观上我非常珍视这个象征团圆的节日,因为‘聚变’嘛,‘聚’才会带来巨大的能量。”黄凯幽默地说,“但客观上,‘不聚’是因为现在项目任务很紧张,我们要为搬进‘新家’准备下一步设备采购、系统进驻等工作,还要进行相关科研攻关。”

  黄凯的妻子欧阳敏慧是上海一所高校的韩语老师。“虽然听不太懂黄凯的‘高深’工作,但还是无条件支持他的选择。中秋假期和他通过视频‘云团聚’也是很好的安排。”欧阳敏慧说。

  核聚变被视为人类的“终极能源”。黄凯说,与人们把“人造太阳”研究称为“追日”不同,他觉得自己目前从事的工作“更像是在追逐一只具有神秘魔力的萤火虫”。

  “我们在黑暗里不断探索追寻,直至有一天我们追到并把它放在手心里,掌握了它的‘魔法’,就可以给世界带来永恒的光。”黄凯有力的话音落下,研究室的同事和学生们纷纷抬头,眼里闪着光。

Publié le

深入融合,数字技术助力实体发展

  2021中国国际数字经济博览会日前在河北石家庄举行,468家国内外数字经济领域知名企业参展。图为参观者在数博会上体验5G+虚拟现实的动感单车。
  武志伟摄(人民视觉)

  每个月开展高管直播,与用户直接交流;不时举办面向公众的主题设计活动,吸收创新的想法和设计……这是投影仪品牌坚果日常运营的一些细节。说起做产品,信奉“酒香不怕巷子深”,自己模拟用户、“一厢情愿”打磨产品的做法已经被许多企业所抛弃。

  “借助数字化手段,可以对目标市场、用户群体进行充分了解和预判,通过前端平台信息的收集,能反哺产品设计,打造更接近用户、更有情感联结的产品。”坚果产品总监何远说,将数字技术和实体制造深度融合,才是企业发展提升之道。

  数字技术与实体经济融合能带来哪些实际利好?面临怎样的挑战?融合如何走向深入?中国贸促会研究院近日举办的座谈会对相关话题进行了探讨。

  中国银行研究院首席研究员宗良说,从全球视角看,各国经济发展没有实体经济不行,疫情背景下,谁没有数字化转型,同样“寸步难行”。从中国来看,“十四五”规划纲要明确“促进数字技术与实体经济深度融合”,融合是大势所趋。

  越来越多企业参与到融合实践中。对外经济贸易大学现代服务业研究中心主任陈进认为,当前主要有两类企业,一类是通过数字化转型升级的传统实体企业或带着数字化基因诞生的制造企业,另一类是服务于实体经济各个环节的数字化企业,它们拥有技术服务能力,帮传统企业进行数字技术的融合。安永(中国)大中华区科技、媒体与电信业咨询服务主管合伙人张伟雄发现,以前谈数字经济,更多是“轻资产、大平台、大流量”,而现在越来越多实体经济领域的硬核科技企业关心数字化进程。

  不同类型的企业还发现,融合给企业带来实实在在的利好。

  实现降本增效——通过数字化转型,降低了中间成本,提高效益。一些企业开放供应链系统,为汽车、能源、家电等传统企业提供数字化升级服务,实现双赢。如京东围绕研、产、供、销、服的全链条为北汽集团提供数智化供应链服务,为北汽开发的蓝谷云上线运营后,降低了北汽50%的服务器成本。

  增强内生动力——基于消费者需求创新,产销循环更畅通;优化供应链管理,生产经营更主动。何远介绍,投影仪是高度集成化的产品,从核心芯片到镜头,其生产涉及到全球上万个零件,整个生产周期需要非常前置的规划,因而供应链的备货经常压力不小。但是借助数字化手段,可以对市场做出准确的预判,让供应环节提前三个月、半年甚至一年备货。“这些都是数字化给我们整个行业带来的赋能,也可以给其他行业提供参考。”

  但是,目前融合或转型仍然面临挑战。

  商务部中国国际电子商务中心电子商务首席专家李鸣涛在调研电商企业过程中发现,中国许多地方都有非常优质的产业带资源,每个产业带上有大量的中小微企业聚焦一个小的生产环节,生产中间产品。但是,出于短期较好的运营状态,企业没有感受到迫切的转型需要。“意识的调整和转变是首要问题。数字化转型越快越早,企业越能获得新的竞争力。”李鸣涛说。具体融合实践中,人才需求也越发突出。多位专家表示,实体企业数字化转型,需要既懂互联网、新技术,也具备行业专业性知识的人才,这类人才的培养还有待推进。

  中国贸促会研究院副院长赵萍认为,总体来说,中国经济已经从主要依靠要素投入的高速发展阶段,进入到依赖创新驱动的高质量发展阶段,要坚持把做实做强做优实体经济作为主攻方向,推动制造业向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发展,提高产业链供应链的稳定性和现代化水平。在这个过程中,企业充分发挥数字能力优势,能够更好地服务实体经济,也为中国经济高质量发展发挥更大作用。

Publié le

你淘汰的物品去哪儿了?

  北京市朝阳区一小区内,居民正在向回收箱投递可回收物品。
  徐俊奕摄

  商务部日前发布的《中国再生资源回收行业发展报告(2020)》(以下简称《报告》)显示,截至2019年底,中国再生资源回收总量达3.54亿吨,回收总额约9003.8亿元,再生资源回收企业约10万家,从业人员约1500万人,主要品种再生资源回收总量逐步攀升。

  数据显示,目前全国大部分地区已建立起回收网络,“互联网+回收”等模式逐步成熟,集回收、分拣、集散为一体的再生资源回收体系逐渐完善。

  

  回收变得更简单

  ——从街头吆喝到一键预约上门,从覆盖一二线城市到三四线城市

  过去,每当大街上传来一声“收破烂喽”,就有人从窗户里探出头,招呼对方来收“破烂”。旧衣服、旧书、烧坏的锅、不太好用的小电器一股脑儿全拿走,换一份买菜钱。如今,这样的吆喝已经很难再听到。

  与此同时,在消费升级的当下,年轻人买新衣服的频率越来越高,淘汰下来的旧衣服在家里堆积如山。

  旧物怎么处理?

  有人放在小区门口的废旧纺织品回收箱里。上海市民白云告诉记者,小区里放置了一个废旧纺织品回收箱,不时会有管理员来拉走箱子里的旧衣服。“上海实行垃圾分类后,也可以把旧衣服、旧电器等交给垃圾分类管理员,阿姨们会帮忙处理。”

  有人选择当二手商品售出。北京市民小裴家里有约100条JK制服裙和其他衣服,衣柜都要塞不下了。“我会把已经不喜欢和穿过很多次的裙子挂在闲鱼上售卖,虽然价格稍微低一点,但也能‘回点血’。”小裴的闲鱼主页显示,小裴已经在闲鱼上卖出了126件商品,收益约4.6万元。

  有人选择置换成虚拟物品。在飞蚂蚁平台上,可回收旧衣服、床单被罩、鞋子、旧包等二手商品,回收后可获得支付宝蚂蚁森林能量,1KG可换158蚂蚁能量。“我一般换季的时候会整理出一些旧衣服,然后预约飞蚂蚁上门回收。一方面是这个平台的口碑不错,比较值得信赖;另一方面也是想要蚂蚁森林的能量,可以继续做公益种树。”北京市民唐女士说。

  电子产品的更新换代速度不断加快,旧家电回收也成了几乎每一个消费者需要考虑的问题。小裴七八年前以将近9000元的价格买入的一台尼康单反,去年以1815元卖给了闲鱼回收。“与购买价格相比,回收价格不算高,但能让不用的旧电子产品‘有去处’甚至‘有用处’,我觉得就可以了。”小裴说。

  随着互联网技术发展,回收变得越来越方便。以手机回收为例,除了在平台上寄卖回收和预约工程师上门回收,闲鱼还联合物流公司推出了一站式手机上门回收业务。用户登录闲鱼APP“省心卖”频道,进行在线估价后,可决定是否下单预约上门回收。系统将从机型、存储容量、屏幕外观等多个维度作出评测,确定回收价格。随后,快递员根据预约时间,免费上门取件,通过专业设备当场验机,当面转账付款。在估价标准化、质检可视化、数据清除、服务效率等方面,作了进一步升级。目前该服务已在全国50个城市开通,除主要一二线城市外,也覆盖了如驻马店、潮州、辽阳等三四线城市。

  多种途径再处理

  ——捐赠给偏远地区儿童,拆解成原材料再利用

  数据显示,2017年至2020年底,闲鱼共回收旧衣5万多吨、旧书2370万本。回收的物品去哪儿了?

  旧衣服是回收品的大头。浙江省杭州市的一家旧衣分拣工厂,每天要处理1万多个包裹,换季时的分拣量至少还要比平时高出1倍左右。负责人表示,该厂服装20%会卖给下游工厂再生利用,制成毛毡、地毯、大棚被等产品;还有15%用于捐赠。

  旧书往往经筛选后被捐赠给了有需要的地区。据了解,闲鱼发起过旧书捐赠公益活动“鱼力行动”,平台会对回收的旧书进行筛选和翻新复原。“偏远地区儿童不仅书籍匮乏,还存在书籍不匹配的问题。”闲鱼有关负责人表示,“人们在捐书时往往不太考虑书的性质,优先淘汰低品质的书籍,导致回收上来的书籍‘鱼龙混杂’。‘鱼力行动’能够确保流向山区学校的图书匹配儿童阅读需求,这是一种更加精准的捐书方式。”目前,“鱼力行动”已开展4期,完成了对甘肃省东乡县龙泉镇拱北湾小学、河南省驻马店市西平县宋集镇高庄幼儿园等6所山区小学和2所幼儿园的公益捐赠。去年,闲鱼面向甘肃等省开辟了读书日专区赠阅10万本图书,用户花0.01元付邮费就能领取一本图书。

  旧家电怎么处理?以闲鱼为例,目前闲鱼家电回收业务覆盖冰箱、空调、洗衣机、电视、冷柜、商用厨电六大品类。用户在线预约后,专业服务商上门进行质检、估价和回收,以提高家电回收的体验和效率。残值较低的回收家电,将流入拆解厂,拆解为原材料再循环利用;残值较高的回收家电,由服务商进行处理后,部分进入二手市场再流通。

  业内人士指出,从废旧电器上拆解下来的废五金,如压缩机、电机、电线、散热片等,通过环保方式进行拆解,形成废铜、废铝、废钢铁、废塑料等再生资源,销售给下游利废企业,实现资源循环利用。这种模式不仅可以变废为宝,实现资源再利用,还可以减少资源浪费。

  再生利用率待提高

  ——目前仍存在精细化分拣水平低、再生利用率低等问题

  近年来,一系列聚焦再生资源回收利用的政策措施相继落地。2016年,商务部等六部门颁布《关于推进再生资源回收行业转型升级的意见》;2017年,国家发改委等部门印发《循环发展引领行动》,提出推广“互联网+回收”新模式;今年7月,《“十四五”循环经济发展规划》提出,要完善废旧物资回收网络,积极推行“互联网+回收”模式,实现线上线下协同;今年8月,发改委等3部门联合印发《关于鼓励家电生产企业开展回收目标责任制行动的通知》,明确到2023年,发展一批家电生产企业实施回收目标责任制的示范标杆,形成一批可复制可推广的回收处理模式和经验做法,重点家电品种规范回收利用率明显提升,废旧家电回收处理市场主体能力和水平显著提高……政策的利好,大力推动着“互联网+回收”快速发展。

  “互联网+回收”的模式在流通上不存在太多时间、地理边界,平台可利用网络迅速匹配闲置供需。“闲置物品是放错位置的资源,我们一直倡导‘变浪费为消费’的理念,鼓励用户将闲置物品通过闲鱼二次流转或者回收,参与到循环经济和绿色低碳生活中,产生更大的社会价值。”闲鱼有关负责人表示,闲鱼“互联网+回收”模式正在下沉覆盖更多县域。

  《报告》显示,目前中国再生资源回收行业规模明显扩大,主要品种再生资源回收总量逐步攀升,但仍存在精细化分拣水平低、再生利用率低等问题。

  由于再生资源来源广泛、回收路径复杂,目前国内回收企业普遍规模较小、设备简陋、技术落后,再生资源分拣仍由人工进行粗略分类,不同类型、不同系列原料难以有效分离,下游企业利用过程仍需要花费人力和资金进行预处理,造成回收环节成本高,再生资源回收利用率低。同时,一些再生资源回收企业缺乏规范处置能力,污染治理设施不完善,有的甚至没有相应的配套设施,生产和堆放过程中极易产生扬尘、废水等环境问题。

  《报告》指出,据估算,中国每年产生废旧纺织品超过2000万吨。其中一类是消费前工业加工领域的边角料等,基本得到再生利用;另一类是闲散在居民手中的大量废旧衣物和纺织品,再生利用率约15%。

  中国再生资源回收利用协会秘书长潘永刚建议,今后在条件成熟的地区,比如纺织或化工产业比较集中的地区,应建立废旧纺织品等回收物品的集散地,让再生资源回收形成规模优势。

Publié le

天舟三号与空间站组合体完成自主快速交会对接

  本报文昌9月20日电  (记者刘诗瑶、余建斌)据中国载人航天工程办公室消息,天舟三号货运飞船发射任务取得圆满成功,入轨后顺利完成入轨状态设置,于9月20日22时08分,采用自主快速交会对接模式成功对接于空间站天和核心舱后向端口,整个过程历时约6.5小时。

  天舟三号装载了航天员生活物资、舱外航天服及出舱消耗品、空间站平台物资、部分载荷和推进剂等,与天和核心舱及天舟二号组合体完成交会对接后,转入三舱(船)组合体飞行状态。专家介绍,天舟三号货运飞船整体开展了系统优化设计,简化了平台配置,提高了运输效率,元器件也更加自主可控。最明显的是,天舟三号在货物装载方面进行了持续优化和改进。

  当日15时10分,搭载天舟三号货运飞船的长征七号遥四运载火箭,在我国文昌航天发射场点火发射,约597秒后,飞船与火箭成功分离,进入预定轨道,15时22分,飞船太阳能帆板顺利展开且工作正常,发射取得圆满成功。

  这是我国载人航天工程的第二十次发射任务,也是长征系列运载火箭的第389次飞行。

  (相关报道见第二版)

  《 人民日报 》( 2021年09月21日 01 版)

Publié le

全国发电装机容量达22.8亿千瓦

  本报北京9月20日电  (记者丁怡婷)记者从国家能源局获悉:截至8月底,全国发电装机容量达22.8亿千瓦,同比增长9.5%。其中,风电装机容量约3亿千瓦,同比增长33.8%;太阳能发电装机容量约2.8亿千瓦,同比增长24.6%。

  1—8月份,全国新增发电装机容量8196万千瓦,比上年同期多投产2024万千瓦。全国发电设备累计平均利用2560小时,比上年同期增加112小时。根据全国新能源消纳监测预警中心发布的数据,1—8月份,全国风电利用率为96.8%,光伏发电利用率为98.1%。

  《 人民日报 》( 2021年09月21日 01 版)

Publié le

中国排名连续9年稳步上升

  本报北京9月20日电 (记者潘旭涛)9月20日,世界知识产权组织(WIPO)发布《2021年全球创新指数报告》(以下简称《报告》),中国排名第12位,较2020年上升2位。《报告》高度评价中国在创新方面取得的进步,并强调了政府决策和激励措施对于促进创新的重要性。

  《报告》显示,瑞士连续第11年位居榜首,瑞典、美国、英国、韩国分列第2位至5位;中国位列第12位,位居中等收入经济体首位,超过日本、以色列、加拿大等发达经济体,这是中国自2013年起,全球创新指数排名连续9年稳步上升,上升势头强劲;韩国由2020年的第10位跻身2021年的第5位,上升趋势明显;土耳其(第41位)、越南(第44位)、印度(第46位)等中等收入经济体在过去10年中排名上升明显,正在改变全球创新格局。

  在分项指标方面,《报告》显示,从创新投入看,中国的贸易、竞争和市场规模、知识型工人等2项大类指标均处于全球领先地位,阅读、数学和科学PISA量表得分、国内市场规模、提供正规培训的公司占比、国内产业多元化、全球研发公司前三位平均支出、QS高校排名前三位平均分、产业集群发展情况、资本形成总额在GDP中的占比、企业供资GERD占比等细分指标排名靠前。这表明中国在促进产学研合作,发展特色产业,做实做强做优实体经济等方面采取了更多措施,为企业创新发展营造了更好的环境。

  从创新产出看,中国的优势集中在无形资产、知识的创造、知识的影响。其中,本国人专利、商标申请,创意产品出口在贸易总额中的占比等细分指标均实现全球领先。2021年,知识传播这一大类指标进步明显,特别是知识产权收入在贸易总额中的占比这一细分指标持续进步,表明中国正逐步从知识产权引进大国向知识产权创造大国转变。

Publié le

天舟三号货运飞船与空间站组合体完成自主快速交会对接

天舟三号货运飞船与空间站组合体自主快速交会对接模拟图。航天科技集团五院供图

人民网北京9月20日电 (记者赵竹青)据中国载人航天工程办公室消息,天舟三号货运飞船入轨后顺利完成入轨状态设置,于北京时间2021年9月20日22时08分,采用自主快速交会对接模式成功对接于空间站天和核心舱后向端口,整个过程历时约6.5小时。

天舟三号装载了航天员生活物资、舱外航天服及出舱消耗品、空间站平台物资、部分载荷和推进剂等,与天和核心舱及天舟二号组合体完成交会对接后,转入三舱(船)组合体飞行状态。

Publié le

“太空快递”再出发!现场视频来了

据中国载人航天工程办公室消息,北京时间9月20日15时10分,搭载天舟三号货运飞船的长征七号遥四运载火箭,在我国文昌航天发射场点火发射,约597秒后飞船与火箭成功分离,进入预定轨道。15时22分,飞船太阳能帆板顺利展开且工作正常,发射取得圆满成功。后续,天舟三号货运飞船将与在轨运行的空间站组合体进行交会对接。

这是我国载人航天工程的第20次发射任务,也是长征系列运载火箭的第389次飞行。

按照任务规划,天舟三号货运飞船装载了航天员生活物资、舱外航天服及出舱消耗品、空间站平台物资、部分载荷和推进剂等,与空间站组合体完成交会对接后,转入组合体飞行段,为空间站在轨建造后续飞行任务奠定基础。